我在這裡住了20多年,每天都能聽到院壩的聊天聲、居民的招呼聲,或嘩嘩的麻將聲……
  這幾壺水讓生活變熱鬧了
  鄰居都喜歡到蔡爺爺(左)的免費茶水攤喝喝茶、聊聊天。
  走路走累了,喝杯茶再走。 本組圖/重慶晨報記者 甘俠義
  昨天中午,綦江重慶能源渝陽煤礦社區,準備回家的殷大姐在爬上近300步梯坎後,從廊道上取下一隻鐵水壺,倒出一杯,大口喝了下去。“這是蔡爺爺的免費茶水攤,大家都可以喝。”
  殷大姐口中的蔡爺爺名叫蔡澤銀,今年74歲,每年五月立夏之後,老人的免費茶水攤就會準時出現在社區里,如此,已23年。
  每到夏天都有免費茶攤
  昨天清晨4點半,蔡澤銀起床打開瓦斯竈,兩個裝滿水的鐵水壺開始工作。不到十分鐘,水開了,老人往旁邊的鐵桶里灑下一大把老蔭茶,摻上燒好的開水,一股茶香很快瀰漫開來。
  準備工作做好後,蔡爺爺和老伴將茶水桶抬下,放到樓底的廊道邊。忙完這一切,時間還不到6點。“每天差不多要三桶水,中間要加好幾次。”每年的五月立夏之後,渝陽煤礦社區居民都知道,蔡爺爺的免費茶水攤又要開張了。
  今年74歲的蔡澤銀是重慶能源渝陽煤礦的退休職工,他最開始擺免費茶水攤,是在1991年。“那年夏天,家附近有一個工地,經常有人來討水喝。”看著衣服泛著白色鹽漬的工人,咕咚咕咚大口喝水的樣子,蔡爺爺就有了每天燒一桶茶水供他們免費取用的想法。
  每天燒幾壺開水給大家免費喝也不是難事,可讓街坊們想不到的是,這個茶水攤一擺就是23年。喝茶的杯子,蔡爺爺用的是自家帶來的不鏽鋼杯,“原本想用一次性杯子,但覺得會對環境造成污染。”街坊們喝過的杯子,老人總會洗乾凈,並用開水消毒。
  23年燒壞了3個鐵水壺
  礦區的夏日異常炎熱,由於地勢原因,渝陽煤礦社區的居民們要爬近300步梯坎才能回家。一到春夏,在黃葛樹下的茶水攤歇腳乘涼的人特別多。一桶茶水根本不夠,蔡爺爺每天中午要多花2小時燒水泡茶。
  蔡爺爺家的廚房不大,卻擺了4個鐵水壺,加上一個鐵桶,讓廚房顯得更擁擠。“這23年,燒壞鐵水壺的次數不計其數,其中有3個已經補都補不好了。”蔡爺爺說起燒壞的水壺,不禁樂了。
  蔡爺爺走起路來有些慢,而且患有矽肺病,幾十斤重的茶水桶,他一個人抬不動,於是老伴霍吉慧也成了茶水攤的“搬運工”,對於蔡爺爺的茶水攤,霍吉慧開起了玩笑:“他習慣了忙碌,對退休後的清閑日子不習慣,為居民免費提供茶水也是種心理寄托。”
  街坊們也幫蔡爺爺粗略地算了一下,每月要2斤茶葉,每天50公斤水,23年來,用的茶葉就有近300斤,水200餘噸。一年下來,光買茶葉都要不少錢,但蔡爺爺說:“能給大家提供個方便,值得!”
  生活因為幾個水壺而熱鬧了
  昨天下午兩點,氣溫順著陽光又攀高了,被照得金晃晃的渝陽煤礦社區院壩擺起了幾張麻將桌,居民們玩了牌聊起了天。如果天氣好,朱婆婆每天下午都出來,和蔡爺爺同歲的她,喝了23年的免費老蔭茶。
  “老蔡不能少,少了他,這些鐵水壺就沒有意義了。”朱婆婆仍然清晰記得,1997年6月,蔡爺爺曾病倒過,矽肺病引發的綜合徵,讓他高燒不退,隨即被送往重慶市區醫院治療。那時,全社區的居民都希望蔡爺爺早點好起來。“不是為了讓他回來燒水,而是他是我們的老朋友了,回來了我們才踏實。”
  蔡爺爺住在一樓,廚房的窗正對著廊道,鄰居們經過時都要和他打個招呼,“蔡爺爺又在燒水咯,辛苦了。”聽說現在很多小區都是門一關,大家互相不認識,蔡爺爺笑了:“我在這裡住了20多年,每天都能聽到院壩的聊天聲、居民的招呼聲,或嘩嘩的麻將聲,或許就是因為這幾壺水讓生活變得熱鬧了。”
  蔡爺爺話不多,聽著街坊談到自己,總是安靜地坐在一旁,時不時摸摸水壺的溫度。但一遇到前來喝茶的年輕人,卻又喜歡打開話匣子。潘茂是一名井下維修工,也是蔡爺爺免費茶館的常客,休息時愛到這裡坐上一會。
  除了能品嘗到清熱解暑的老蔭茶,更重要的是他常向蔡爺爺討教工作經驗。“蔡爺爺退休前是渝陽礦的副隊長,有很多礦井安全生產經驗。”潘茂說,蔡爺爺傳授了他不少寶貴經驗。
  重慶晨報記者 龔小然  (原標題:這幾壺水讓生活變熱鬧了 )
創作者介紹

psgadud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